您當前所在位置:主頁 > 建筑工程 >
律師簡介MORE+

孫遠強系重慶捷訊律師事務所主任、高級合伙人。孫遠強律師從事律師工作20余年,先后辦理了2000多件民商等各類訴訟與非訴訟..

聯系我們

網 址:www.716768.tw
聯系電話:13008337939
辦公電話:68447406 QQ:545749130
辦公地址:重慶九龍坡區袁家崗中新城上城5棟14樓

建筑工程
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相關法律問題之探討

來源:未知   網址:http://www.cqsyqls.com   時間:2021/01/03 11:17:00

長期以來,在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中,存在著一種“一邊倒”的認識----即建設工程屬于不動產。因此,在程序上,大多數審判人員則理所當然地形成了依據《民事訴訟法》關于不動產糾紛應適用專屬管轄的規定對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實行“以工程所在地”為基本依據的“不動產專屬管轄”的工作思路;在實體上,涉及行使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時大多數審判人員則認為對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行使方式不可以適用《擔保法》上的留置權方式。
 
  準確掌握法律概念、正確判斷法律概念的性質是正確適用法律的基礎性工作。對于前述長期以來形成的固有審判思路和觀點,在現實中造成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必須在“工程所在地”裁判的現象,既限制了當事人的訴權、不利于貫徹《民事訴訟法》“兩個便于”的原則,也有可能為地方保護主義提供法律依據,不利于維護司法權威。而如果沒有建設工程不可留置則法律上規定的承辦人的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則有可能因基礎不牢而落空或出現承包人權利“冬眠現象”。
 
  經過長期的司法實踐檢驗,部分法律界人士逐漸對固有的觀點進行了一定的理論反思與探索,最高人民法院也在一定程度上重新認識并開始逐步修改傳統的司法觀點,對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和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的管轄制度進行了一定程度上的重新梳理。
 
  本文擬根據相關法律政策性規定、司法解釋以及工程建設實踐中的實務慣例對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相關管轄問題以及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問題作一淺顯的法律探討。
 
  一、關于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問題
 
  對于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問題在司法審判實務工作中一直以來存在著兩種截然不同的法律觀點。一種觀點認為,建設工程由于屬于活勞動所固化的、法律意義上的“物”,又因其具有不可移動或移動后將損害其價值的特征,應該屬于民法意義上的“不動產”。另一種觀點則認為,建設工程雖然屬于法律意義上的“物”,但該“物”的法律形態未經確認,不應該定義為“不動產”,而只是屬于“加工物”或“承攬物”。
 
  筆者認為,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不屬于不動產,建設工程應視為法律意義上的“加工物”或“承攬物”。主要理由如下:
 
  1、《物權法》第二條第二款規定:“本法所稱物,包括不動產和動產。”同法第六條規定:“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應當依照法律規定登記。”(1)
 
  2、《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五十九條規定:“國家實行土地使用權和房屋所有權登記發證制度。”(2)
 
  3、《建設工程價款結算暫行辦法》第二十一條:“工程竣工后,發、承包雙方應及時辦清工程竣工結算,否則,工程不得交付使用,有關部門不予辦理權屬登記。”(3)
 
  以上三條法律性規定確立了不動產登記公示公信的原則。從法律上講,已竣工的建設工程項目或在建工程項目因未經登記或不具備登記的法律要件而尚未完成其“物”的法律形態的轉化,不具有公示公信的法律效力,不應將其視為不動產。此時的建設工程(竣工或在建)的形態僅是一種自然形態或事實形態,尚未經法律的確認而形成不動產物權形態故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不動產。
 
  4、《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九條規定:“建設工程合同是承包人進行工程建設,發包人支付價款的合同。”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規定:“本章沒有規定的,適用承攬合同的有關規定。”(4)從上述兩條法律規定可以看出,建設工程合同屬于特殊的承攬合同,具有承攬合同的一般法律特征,而建設工程則是承包人為發包人進行加工(如施工)而形成的物---加工物或承攬物。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在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中應首先明確涉訴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為“加工物”或“承攬物”而不是不動產,惟其如此,才能在審判進程中適用相關法律規則奠定法律基礎。
 
  二、關于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的管轄問題
 
  《民事訴訟法》第三十三條第一項規定:“下列案件,由本條規定的人民法院專屬管轄:(一)因不動產糾紛提起的訴訟,由不動產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5)該法律條文確立了不動產糾紛適用專屬管轄的基本管轄法律制度,也是長期以來對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實施專屬管轄的“法律依據”。其理論基礎就在于前述對于建設工程的法律認識----建設工程屬于不動產。從這一思路出發則要求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的原告應向“工程所在地”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否則,就會以違反專屬管轄的規定而不予受理。
 
  由于受到前述法律規定的制約,許多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的當事人不能在其住所地或合同簽訂地、其他合同履行地進行選擇性管轄或訴訟,導致人力、物力的增加,也在一定程度上為地方保護主義提供了法律依據。許多法律實務界人士已越來越多地認識到了對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實施專屬管轄的弊端,并提出了許多建議與意見,但由于對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的法律認識未有大的突破,司法審判實務工作中的做法也不大統一。
 
  筆者認為,對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不應實施專屬管轄,而應該按照民事訴訟法關于管轄制度的基本規定實施一般性(合同糾紛)管轄制度。主要理由如下:
 
  1、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屬于債權(合同)糾紛,而不是物權糾紛,更不是不動產物權糾紛。
 
  如前所述,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不屬于不動產而只是“加工物”或“承攬物”,因此,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的性質應屬于債權(合同)糾紛(一般合同糾紛或承攬合同糾紛)而不是物權糾紛,不應適用專屬管轄制度。
 
  對此,作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的起草人之一最高人民法院馮小光法官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釋之解讀》的解讀稿中也認為:“第二十四條(指該司法解釋,筆者按)講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以施工行為地為合同履行地。建設工程合同屬于承攬合同,它不適用民訴法第三十五條規定的專屬管轄,應該適用民訴法第二十四條關于一般管轄的規定,就是由被告所在地及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轄。這里規定施工行為地是合同履行地,就是避免受訴的法院與建筑工程分離,便于審理。”
 
  2、《民事訴訟法》關于合同糾紛案件的管轄原則與不動產專屬管轄的原則是分別獨立適用的兩類不同管轄制度,對于合同糾紛的管轄應按照《民事訴訟法》確立的準據點為管轄依據,而合同糾紛的準據點有合同簽訂地、合同履行地、原告住所地、被告住所地等多個動態準據點,而并非只有“工程所在地”這樣一個孤立、靜態的準據點。
 
  3、工程建設涉及到一系列合同行為的聯立,如招投標、勘察、設計、施工、監理、買賣、借貸、墊資、勞務、擔保、保險等,建設工程合同與這些合同行為具有密不可分的特征,在一定程度上構成了合同理論中的合同聯立。
 
  4、《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以施工行為地為合同履行地。”(6)
 
  該條司法解釋實際上不僅是從程序規則(管轄)的角度對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認識進行了一定的突破,同時也確立了在審判實務中建設工程合同糾紛不適用專屬管轄的原則,承認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不是以傳統的“工程所在地”為準據點確立管轄,而是以“施工行為地”為準據點確立管轄。從而在司法層面上突破了建設工程屬于不動產這一司法觀點。
 
  而“施工行為地”是一個動態的準據點,在工程法律實務界通常認為“施工行為是指承包人投入人力、物力、財力的施工過程,因此,除工程所在地外,人力、物力、財力的來源地等均可作為施工行為地。如果在某個工程的施工過程中存在著承包人的墊資行為,那么因墊資糾紛雙方協商不能解決的,除了選擇工程所在地外,也可選擇墊資資金來源地,即銀行所在地的人民法院管轄。”(7)
 
  綜上所述,筆者認為應該突破對建設工程屬于不動產這一觀點而引申出的對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適用專屬管轄的傳統司法觀點,實施以一般合同糾紛案件確立準據點的動態合同管轄制度。
 
  三、關于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問題
 
  《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該條法律規定是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制度的基本性法律規定,但也被法律實務界的人士認為該條規定屬于“冬眠條款”可操作性不強。
 
  對此,最高人民法院曾針對該條法律規定作出過一個司法解釋,該司法解釋第一條規定:“人民法院在審理房地產糾紛案件和辦理執行案件中,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的規定,認定建筑工程的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優于抵押權和其他債權。”(8)該司法解釋的規定承認了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一般優先權性質,但對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行使方式的相關問題并未作出細化規定,審判實務工作中對此的做法也是不盡統一。主要是對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是否適用留置方式分歧較大。一種司法觀點認為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不能適用留置方式。例如,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敘永縣公路養護管理段與敘永縣建筑建材公司建筑工程承包合同糾紛案一案的《民事判決書》(【1998】川經一終字第241號)中就認為:“敘永建筑公司在工程竣工驗收后,擅自將底樓六間門面扣鎖于法無據,應賠償因此給敘永養護段造成的經濟損失。”(9)另一種司法觀點則認為該判決書并非認為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不可以適用留置方式,而只是說自留置錯誤的情況下的賠償責任問題,但留置錯誤應承擔的賠償責任并不影響建設工程的可留置性,兩者屬于不同法律的獨立法律概念,不應混淆。
 
  筆者簡單歸納以上兩種觀點形成的基本原因還是主要在于對建設工程法律性質認識的分歧而導致的結論不一。認為不能適用留置方式的觀點主要是認為建設工程屬于不動產,而《擔保法》第八十二條規定:“本法所稱留置,是指依照本法第八十四條的規定,債權人按照合同約定占有債務人的動產,債務人不按照合同約定的期限履行債務的,債權人有權依照本法規定留置該財產,以該財產折價或者以拍賣、變賣該財產的價款優先受償。”(10)因此,根據《擔保法》的規定對不動產不能適用留置方式,故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行使方式不能適用留置。認為可以適用留置方式的觀點即是前述所述的認為建設工程不屬于不動產故而可以依據法律規定行使留置權。
 
  筆者認為,如果承認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為“加工物”或“承攬物”的前提下,根據法律規定的原則精神以及參考工程實務中的交易慣例情況,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可以適用留置方式,主要理由如下:
 
  1、從法律上講,如前所述,建設工程合同屬于特殊的承攬合同,合同的標的物---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應該屬于“加工物”或“承攬物”,而根據《合同法》第二百八十七條的規定,承攬合同的規則準用于建設工程合同。《合同法》第二百六十四條規定:“定作人未向承攬人支付工作報酬或者材料費等價款的,承攬人對完成的工作成果享有留置權。”因此,建設工程在排除了其固有的“不動產”法律特征后,具有了可留置性的法律依據。
 
  2、從司法審判政策的角度來看,最高人民法院對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是否適用留置方式雖未予明確規定但地方法院對此作出了一定的有益探索,也形成了一些實務處理的明文規則。例如,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關于建設工程合同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第十五條規定:“……工程施工完畢且已竣工驗收的,發包人拖欠工程款或結算已到期工程尚未交工的,承包人可以行使抗辯權為由不交付建設工程,但不交付的工程價值應與工程欠款基本相當。如果發包人拖欠的工程款與不交付的建設工程價值差距較大或部分不交付影響整個工程使用的,承包人應承擔賠償責任。”(11)該地方性司法審判政策中所提到的“不交付建設工程”通常被認為是間接地承認了建設工程可以留置的觀點。筆者認為,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的這一司法審判政策具有可參考借鑒的價值。
 
  3、從工程實務界的交易慣例角度來看,工程實務界也曾有建設工程可留置的慣例性約定。例如:《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1991-0201)第二十八條第二款約定:“由于甲方違反有關規定和約定,經辦銀行不能支付工程款,乙方可留置部分或全部工程,并予以妥善保護,由甲方承擔保護費用。” 《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GF-1999-0201)第三十五條第五款約定:“工程竣工驗收報告經發包人認可后28天內,承包人未能向發包人遞交竣工結算報告及完整的結算資料,造成工程竣工結算不能正常進行或工程竣工結算價款不能及時支付,發包人要求交付工程的,承包人應當交付;發包人不要求交付工程的,承包人承擔保管責任。”
 
  以上兩個版本的關于建設工程合同的國家示范文本中均承認建設工程具有可留置性,從而在交易慣例的層面上約定了承包人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的具體操作方式。
 
  綜上所述,根據以上法律政策性規定以及從工程實務界的慣例中可以看出,建設工程不是不可以適用留置,只是涉及如何留置以及相關保管費用的承擔問題。
 
  四、結論
 
  建設工程合同糾紛一直以來是人民法院審判工作中的一個難點和熱點問題,人民法院在審理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中會涉及到眾多的法律規范、技術規范以及相關的專業性問題需要注意和把握。在建設工程糾紛案件審判過程中,會涉及到物權、債權、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不動產登記、專屬管轄、地域管轄等等實體和程序方面的法律概念以及該類概念的交叉。
 
  筆者認為,建設工程法律性質的認識分歧是造成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審判實務工作中出現裁判思路和裁判結果不統一的根本性原因。由于對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問題(到底屬于不動產還是“加工物”或“承攬物”)存在著長期以來固有的觀點,因此,在現有法律制度的情況下,審判人員難以對《擔保法》、《民事訴訟法》的相關硬性法律規定有所突破。
 
  但通過以上論述和分析可以看出,隨著司法司法審判實踐的進一步發展,法律上應對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的相關法律問題予以進一步的明確:即在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審判實務工作中應明確建設工程的法律性質為“加工物”或“承攬物”;在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管轄中,應確立以合同糾紛案件(而不是不動產物權糾紛案件)的管轄原則為準據點確立管轄法院,同時也不應該再強調傳統的“工程所在地”法院管轄原則;在審理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案件時,應根據法律或雙方的約定判決確認建設工程的可留置性并依據法律或雙方的約定確定留置方式或責任承擔。
 
  建設工程合同糾紛案件涉及到的問題是繁多而復雜的,筆者結合實務經驗對以上三個法律問題提出了一點個人的粗淺看法,尚不完備。相信隨著司法審判實踐的發展,法律上對以上問題的探討終會作出科學合理的法律規定。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最佳 2021年白姐二肖特码诗 两尾十两码中特 足球总进球数技巧 北京中彩印制有限公司 山东十一运夺金预测 新疆时时彩客户端app 1000期无错杀肖公式规律 北京单场总进球数 内蒙古时时彩分析图 深圳风采中奖号码 陕西快乐十分任玩法 河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江苏7位数中奖 白小姐网站四肖中特 吉林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005期—点击进入